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 阳泉发布

村民出行不再难

阳泉市政府 www.yq.gov.cn 2019-10-10 07:06 来源:农民日报 放大 正常 缩小

  夜幕已沉,山路崎岖坎坷。10多岁的晋生踩着河槽的乱石道,摸黑往村里赶,时不时脚下一滑,差点儿摔个“人仰麻袋翻”。天还蒙蒙亮,晋生就到市里置办年货,现在已经错过晚饭,肚子空空荡荡,走了一天的腿脚也又酸又痛。前面就是村里人说的“鬼坟”了,晋生为了壮胆儿,摸出早就备好的火柴和二踢脚,把炮点着一扔,拔腿就跑。二踢脚凌空爆响,炮光炸出影影绰绰的山影,炮声跟着荡出老远……

  回忆起几十年前的童年往事,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岔口乡东峪村村民王晋生记忆犹新,“现在去市里,哪里还用一大早就翻山越岭?路好走得很,俩小时打个来回,做午饭都误不了!”谈起70年来村路的变化,76岁的晋生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

 

  修上好路,是村民一直以来的期盼

  太行山西麓的黄土高原,沟壑纵横、地形破碎,大大小小的村子星罗棋布、倚山而建,东峪村即是其中之一。像周边的其他山村一样,从山脚到山顶,户户相连,家家的石窑洞就“长在山上”,从一户人家的屋顶,能爬到另一户人家的门口。

  晋生记事起,村里就有几条宽窄不一、凹凸不平的石头路。听老人说,这些路是打东峪建村起,祖祖辈辈从山上采来石头,肩挑背扛,一块一块砌出来的。“山上土路难走得很,土松的地方,一下雨就坑坑洼洼,白天都摔,更不说黑夜了。砌上石头还是平整些。”晋生回忆道。

  20世纪六十年代,晋生正是20来岁的壮小伙。响应村里修路的号召,他和乡亲们一起出义工,从河沟里搬来石头,给家家户户都通上了石头路。又过了几年,路的缝隙慢慢都被村民填上了河沙,路面也平整了许多。相比原先山上赤裸裸的土路,石头路结实得多,也基本不用维护,村民们就这样踩着石头上山下山、走家串户,40载光阴一晃而过。

  “石头路还是不好走,有的石头时间长了,水一冲,特别光滑,像镜子一样,再一下雪,不留神就摔跟头。”家住东峪村山顶的赵素琴回忆道,“女孩子都时兴穿高跟鞋,要是到了我们村,村都进不去!鞋跟随时都会插到石头缝里。”

  通往村外的路更是崎岖坎坷。70年前,东峪村到乡里,只有一条河槽路,是经年累月人们从河滩的乱石堆里踩出来的,只能走人和驴,车辆根本无法通行。为解决村民出村不便的难题,人民公社组织修了一条土路,村民出村这才算有了真正的“路”,路况好的时候,可以开进一辆小拖拉机。不久还通了汽车专线,不出意外,一天能通一趟车。

  比起之前的河槽路,人们出村方便了许多,不过土路也不如人意:来往的汽车、自行车和行人交织在一起,一些路段坑坑洼洼,又窄又脏。天气好时,一有汽车经过,就尘土飞扬,行人和自行车都要停下来“让道”,也少不了“被动吃土”;雨雪天更糟,泥坑遍布,汽车经常抛锚,自行车也无法骑行,村里和乡里的道路养护员只好一遍遍地拿着锄头、铁锹修修补补,费时费力却收效不大。

  “啥时候咱村也能给修上好走的路,就不用这样折腾了。”给村路进一步“升级”,是东峪村民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期盼。


  村里村外,山路大变样

  伴随着二十一世纪钟声的敲响,东峪村的乡亲们不久也告别了“风起三尺土,有雨一腿泥”的往日。

  “全国具备条件的建制村通硬化路”,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兜底性指标”。步入二十一世纪,国家加大了对农村公路建设的投资力度,农村公路建设进入快速发展时期。“十五”规划强调,要加大乡村公路通达工程建设,使有条件通公路的乡、行政村,特别是西部地区和老、少、边、穷地区有条件通公路的乡、行政村尽快通公路。与全国农村公路如火如荼建设的大潮同步,2002年至2006年,平定县掀起了“建制村通硬化路”的农村公路建设高潮,短短几年时间,东峪村所在的岔口乡共完成农村公路建设45公里。

  在完成“量”的增长的同时,国家也对农村公路的建设和维护提出了更高的“质”的要求。2014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四好农村路”的建设要求,强调应进一步把农村公路建好、管好、护好、运营好。近年来,平定县落实“四好农村路”建设要求,截至目前,岔口乡已完成公路建设30公里。

  如今,东峪村的出村路焕然一新。宽阔平整的柏油路贯穿岔口全乡,一出村,柏油路就能直通阳泉市,用时不到一小时。岔口乡也开通了到阳泉市的公交车,每小时一趟,再也没有了曾经“一天赶一趟车,去了回不来”的尴尬。

  “真的是变化太大了,岔口乡还开了高速口,从村里开车10分钟就能上高速,去太原、北京都用不了几个小时!高铁也方便,阳泉北站坐上车,2个小时就能到北京!这以前老觉得北京是多远的地方,想都不敢想!”晋生笑道。

  村里的石头路也“旧貌换新颜”。赵素琴家住山顶,原先从山脚村口到她家,即使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要气喘吁吁地“爬”十来分钟。素琴姥姥是“小脚女人”,每次想到素琴家住几天,都特别发愁:拄上拐棍吧,一不小心拐棍就嵌进石头缝里了;不拄拐棍吧,年纪大了,又缠了小脚,真是寸步难行。每次去素琴家,老人都要让人从山脚一路背到山顶,很不方便。“现在好了!每家每户门前的路都拓宽了,也硬化了。如果姥姥还健在的话,就能多来几次俺家里,不用人背了。小一些的车,还可以开到村民家门口!”素琴感慨地说。

  村内道路的变化得益于街巷硬化工程的开展。为优化农村群众“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近年来,全国各地陆续开展乡村街巷硬化工程。2011年至2012年,平定县街巷硬化工程启动,对318个行政村的2826公里街巷路面全部进行了硬化。不到两年时间,东峪村硬化街道2公里,巷户道3公里,水泥路从此“户户通”,村民再不用为出行犯愁。


  通了“救命路”,也来了“财路”

  说起3年前父亲的那次脑梗,赵素琴仍心有余悸。20年来,她和2个弟弟陆续考学,离开村子,在城里安家扎根,而年迈的父母还是舍不得离开故土,坚持要守着家门口的几分菜地。“多亏村里修了路,打个电话,120立马赶到,把人拉去了医院。要是以前,救护车都不一定能进来。”素琴不敢再往下想。

  在以前,通往村外的土路坑坑洼洼,救护车很难开到村子,就算想来也常常找不到路,根本赶不上抢救时间。“现在就是一个电话的事,如果找不到,一导航都能赶到。”晋生说。

  几十年前,村里人生了大病,没有车送,只能靠人抬肩背,弄两根扁担,一条床单,再绑上麻绳就是担架。看着病人快不行了,抬上就往乡卫生所跑,有时候卫生所处理不了,还要抬到县里,甚至市里医院。就算抬到最近的车站,也有30多里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等上车。“路太难走,耽误好多事。有一次快抬到乡卫生所了,已经走了2个钟头,一看,人都没了,只能再抬上回哇!最后也没弄清是什么病。”晋生回忆道,“还有一次,俺那闺女,村里土医生光说是高烧,根本处理不了,一看抽风瞪眼歪嘴的,赶紧抱上往乡里跑,去了给输液吸氧,这才救回一条命。”

  不仅去医院是问题,平日里置办点柴米油盐也不是容易事。以前村里物资供应不足,有时要到市里才能置办齐需要的东西。虽然邻近镇子有去阳泉市的火车,但从东峪步行到车站也要40多里地。大多村民到阳泉去,都是一大早带上干粮,赶着驴,翻山越岭一整天,常常来不及当天回村,需要在老乡家借住一晚。“虽然一穷二白,人们都好客,不管走哪儿,讨点儿水,休息休息,留一晚,都可以。有时候驮着粮食,就给主人挖上一升玉米、谷子。”晋生说。

  时过境迁,村里开起了小卖部,满足村民日常所需不在话下。逢年过节或是赶上婚丧嫁娶,花几十元就能租到车,到阳泉置办好东西,打个来回,只要2小时,省时又省力。

  畅通的村路不仅带来了生活的便利,还给村民带来了“财路”:收粮的车可以直接开到村边,就地称重、付钱;到了蔬果收获的季节,有的村民就开车拉上吃不完的应季蔬菜、水果到县里或者市里去卖,行情好的时候,半天就能卖光回村。“道儿好走了,东西方便卖,还给车省油。”谈起现在的村路,乡亲们纷纷竖起大拇指。

 

  家不再是“远方”

  20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清晨,15岁的赵素琴拖着行李,从东峪村走了8里土路到岔口乡乘车,赶着去平定县城的高中报到。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家到县城,乡里没有直通县城的公交车,她只能兜个大圈子——先坐车到阳泉市,再往回转车到平定县,出了县城汽车站,还要再转一趟公交,才能到学校。不过百里的路程,要折腾整整一天。

  因为跑校太费时间,高中的孩子大多住校,一个月回一次家。每到回家的前一晚,素琴和同学们都兴奋得睡不着觉,寝室熄灯了也没人休息,大家都在“疯聊”,一聊就是一个通宵。第二天一大早,照样精神抖擞地起床,收拾收拾就往家里赶。还是来时的路,带上干粮,绕道阳泉,颠簸一整天,直到晚上吃上了妈妈做的热饭菜,躺在炕上,兴奋劲儿过去,才觉得浑身酸痛,上眼皮和下眼皮直打架。

  高中毕业后,素琴考到省城太原上学,那是她第一次坐火车,也是第一次离开家乡。每次放假回家,都要转好几趟车,起早贪黑地奔波一天。后来素琴在太原结婚生子,因为无暇照顾刚出生的女儿,只能把女儿送回老家。天没亮,她就抱着孩子赶到火车站,谁承想火车一下子晚点了8个小时,本来素琴的父亲专门找了车,到阳泉站接母女二人,结果左等右等等不到,只好空着车回了村。等素琴带着孩子到了阳泉站,夜色已深,考虑到孩子太小,只好叫了辆夏利出租车。一路上司机叫苦不迭,直后悔真不该出这趟车:路崎岖不平不说,散落的石头还时不时剐蹭底盘。那趟车要了素琴100元车费,几乎相当于她当时半个月的工资。

  “现在好了,太原到阳泉通了高铁,一天20趟车,一趟才40多分钟。村里也通上了柏油路,开车到乡里只要10分钟,到太原也就2个小时,一天从太原跑个来回,都很轻松。乡里到市里还有公交车,出行非常便捷。”说起这些年回家路的变化,素琴非常感慨。“常回家看看”再不是逢年过节才哼起的旋律,回趟家也再不用早早盘算,什么时候记挂父母了,周末就可以来一次“说走就走的回家”。

  畅通的公路给山村带来了人气:理家庄村搞起了红色旅游,大前村做起了古村落开发,红岩岭村的玉皇洞远近闻名……许多村民在家门口就能赚钱。看着周围的村子搞起特色旅游,做起农家采摘,不少东峪村村民也跃跃欲试——未来可期,免去背井离乡务工谋生的辛酸和无奈,家也将不再是日思夜想而难至的“远方”。

附件下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