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 县区动态

【“太行深处有人家·走进郊区”·听非遗故事 看文化魅力】

周海声 重拾陶瓷“记忆” 振兴家乡文化

阳泉市政府 www.yq.gov.cn 2023-01-18 06:59 来源:阳泉晚报 放大 正常 缩小

周海声端详旧时瓷碗
揉泥
拉坯
旧瓷窑
 泥坯小件
 泥坯小件
 泥坯小件
水瓮
耐酸坛
陶瓷插瓶

  说起陶瓷文化,人们不禁想起江西景德镇。殊不知,我市也有一“镇”拥有灿烂的陶瓷文化,它就是郊区河底镇牵牛镇村。《平定文史资料》《阳泉市地名志》《山西历史地名录》中都有牵牛镇村“宋时出产瓷器,有黑白釉器”的记载。

  试运行不久的牵牛镇村“陶瓷小院”,没有繁复的装饰,整个院子散发着古朴风韵,目之所及是大大小小的水瓮、火罐、花盆、茶杯等陶瓷器皿。作为牵牛镇村“陶瓷小院”的技术指导,市级非遗项目“牵牛镇村陶瓷工艺”代表性传承人周海声已经在这里连续“奋战”了好多天,重拾陶瓷制作技艺,为“陶瓷小院”第一批陶瓷器皿试烧成功做足准备。“我今年73岁了,但是我‘人老心不老’。听说村里要深挖陶瓷文化、重振陶瓷产业,我这颗振兴家乡陶瓷文化的心也蠢蠢欲动。村干部请我当‘陶瓷小院’的技术指导,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因为跟上新时代、传承老手艺是俺们非遗传承人的责任和使命。”周海声说。

少年承一艺 坚守秉匠心

  出生在牵牛镇村的周海声从小就接触陶瓷文化,心里早就萌生了对陶瓷的热爱。“我19岁的时候,就跟着大伯在村里的陶瓷厂上班。一开始我就是去打打下手,搬料、踩泥、揉泥,干些杂活。后来,看着老师傅们娴熟的制瓷手法,我也心痒痒了,所以就求着大伯教我。”说起学艺之路,周海声打开了话匣子。

  基本功的训练,是一个漫长枯燥的过程,每天都要重复着相似的动作,只为了日日精进,将细微之处做到极致。在村陶瓷厂上班的前几年,是周海声陶瓷制作技艺进步最快的几年。他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当成自己的座右铭,总会和同事暗暗“较劲”——看谁进步大、看谁手艺好。“白天一边看师傅做一边学,晚上其他工人下班后我还在厂里练习。一段时间后,我就掌握了基本的手法,能熟练地做一些器型简单的器皿。然后就是下苦功钻研复杂器型器皿的造型和烧制。”周海声回忆。

  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正是那些烧灯续昼、勤学苦练的日子,才成就了如今周海声为人称道的制瓷技艺。

遭遇“尴尬期” 热爱“不间断”

  19岁进厂学艺,周海声原本以为这份制坯、烧瓷的工作就是他赖以谋生的“铁饭碗”。没想到进入21世纪后,随着新技术、新材料、新产品不断涌现,人们对生活用具的质量、材料、样式等要求大大提高,牵牛镇村陶瓷厂原本按照古法手工制作的碗、碟子、坛子、插瓶等受到市场“冷落”。厂子渐渐经营惨淡,最终在2003年底被迫停产。

  这样的境遇,曾让从事多年陶瓷生产的周海声感觉既失落又彷徨。“俺村有丰富的坩子土资源和煤炭资源,烧制陶瓷的历史能追溯到宋代。20世纪80年代,陶瓷厂生产的粗瓷、细瓷、建材类产品有百余种,在山西、北京、河北、内蒙古等地很畅销。”周海声说,“这么好的东西没人欣赏了?陶瓷文化不受欢迎了?流传千年的陶瓷技艺也慢慢失传了?厂子停产后,我经常一个人在原先的瓷窑外转悠,总在思考这几个问题。”

  为了养家糊口,周海声不得不又寻了营生。但由于对陶瓷文化的热爱,周海声一有空闲时间总会做一些和陶瓷有关的事情。他喜爱看介绍陶瓷技艺的纪录片;市展览馆有陶瓷作品展,他早早就会去看;孩子们提起有关陶瓷的话题,他会倾其所有给后辈讲村里的陶瓷历史、陶瓷烧制技艺、旧瓷窑的故事……时至今日,周海声提起陶瓷依旧是一脸兴奋的表情,正如他所说“源于热爱,成于坚持”。

遇见新机遇 重拾老手艺

  去年10月,牵牛镇村村支“两委”决定打造“陶瓷小院”,重振陶瓷产业。听到这个消息,周海声激动不已。“俺们牵牛镇村的陶瓷产品崇尚纯手工制作,从采坩制泥到成品入库细分需72道工序,一代代陶瓷工匠匠心传承让这里的黑瓷、白瓷、青花瓷等名声在外。村里精心打造‘陶瓷小院’,一来为重振陶瓷产业,二来为传承非遗文化。作为这项非遗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我只要身体条件允许,就想出一点力。”周海声说。

  从“陶瓷小院”的风格设计到陶瓷制作技艺的传授、交流,周海声全程参与。“陶瓷小院”试运行后,周海声又第一时间带领几个工匠采坩、制泥、拉坯、旋坯、蘸釉、绘图、烧坯。看着手边新制的陶瓷器皿越来越多,周海声脸上的笑容多了。

  周海声随手拿起一团泥,边揉边说:“制作陶瓷器皿的每道工序都是有讲究的。拿揉泥这道工序来说,最关键的是要双手用力,像揉面一样翻卷,直至揉到泥团均匀。这个过程排出了泥团中的空气,可以防止烧制过程中的‘炸坯’。”周海声揉泥动作一气呵成,随后他将泥团揉成了一个泥柱,放在了拉坯机的中心位置。“揉好泥团一定要把它用力摔在拉坯机的中心位置。如果定位偏了,启动拉坯机后,泥团就会向周围乱甩。”周海声笑着说。

  “想要做好陶瓷,既要承袭古老技艺,又要接受新鲜事物。”这是周海声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周海声说:“村里花了50多万元把小院整修出来,还派专人去景德镇采购了一套烧制设备。现在各种规格的气窑炉、电窑炉,不仅节省了人力还保护了环境。我得尽快学会新机器的操作方法,让老技艺和新机器擦出新的火花。”

  重振家乡的陶瓷产业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把周海声师傅请回来,就是想先让他把这门技艺传授给村里一些对陶瓷感兴趣的人。俺村中断了近20年的陶瓷产业也算是重新起步了。将来,通过发展陶瓷文化主题的乡村旅游、订单生产陶瓷产品,我们有信心让老一辈留给我们的‘宝贝’——陶瓷烧制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牵牛镇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周红平说。郭鑫璐 石兰文/图

附件下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