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 民生资讯

长眠他乡69年,一则“寻亲消息”转发扩散之后……

盂县籍烈士秦茂英“找到”家人

阳泉市政府 www.yq.gov.cn 2019-11-09 05:51 来源:阳泉晚报 放大 正常 缩小

  盂县南娄镇东宋村61岁的秦进年和他的弟弟秦云年多年来一直有一个牵挂,他们的伯父秦茂英一直不知道安葬在何处。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兄弟俩终于等来了伯父的消息。在四川省退役军人事务厅等单位联合开展的“寻找烈士后人·传承英烈精神”公益项目中,通过信息比对,他们得知伯父秦茂英安葬于南充市烈士陵园中。

  到今年,秦茂英已经长眠他乡69年。能够找到秦茂英的下落,秦家后人激动万分:“希望能尽快去南充祭扫伯父,尽一尽晚辈之孝。”秦进年说。

  盂县籍烈士秦茂英的亲人在哪儿?

  事情要从几天前说起。11月1日,盂县人武部政委刘计平无意中在手机上看到了一则“寻亲消息”:“寻找烈士亲人,山西阳泉盂县籍烈士秦茂英长眠南充市烈士陵园,静待亲人……”信息中只有姓名、籍贯和部队职务,而生卒年月、入伍时间、牺牲经过均为“不详”。

  于是,他将这则消息转发到自己的朋友圈,并转发给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田晋中。田晋中在看到这则信息后,立即将信息转发至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工作群中。为了扩大找寻范围,他又将这则消息转发到各乡镇、各社区的退役军人工作群里。经过多次转发,这则信息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南娄镇、孙家庄镇、牛村镇的工作人员率先展开寻找工作,根据姓氏开始排查。第一位与田晋中取得联系的是盂县南娄镇下曹村的党支部书记韩福银,他告诉田晋中,烈士秦茂英是他的二舅,是盂县南娄镇东宋村人。顺着这条线索,田晋中很快就联系到了秦家后人秦进年、秦云年。电话那头,看到寻亲消息后的秦进年也激动地确认,烈士秦茂英正是他从未谋面却牵挂多年的二伯。

  最直接的证据来自于由秦进年的哥哥保存多年的“病故革命军人证明书”。虽已泛黄,可上面的字迹依旧清晰:“秦茂英同志在军区后勤部任文书,不幸因病于1950年病故。”此外,还写着这样一行字:“除由我军奠祭英灵外,特怀哀悼之情敬报贵家属,并望引荣节哀。”落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第二野战军司令员贺龙、政治委员邓小平”,发证日期为“1952年8月1日”。

  通过比对,秦茂英的信息与“病故革命军人证明书”记载的全都对得上。此时距离这则信息的发布时间,仅过去2天。

  “二伯是我们全家的荣耀”

  11月3日下午,在盂县人武部,记者见到了烈士秦茂英的后人秦进年、秦云年。

  在秦进年的记忆中,老家的宅院不大,却很温馨。在老宅门口,多年来一直挂着一个扇形的牌子,上面写着“光荣”二字。每逢年节,村里的干部都会来家里慰问,因为老秦家是村里光荣的军烈属。

  秦进年、秦云年兄弟打小就知道,这份荣光,属于他们的二伯——秦茂英。据秦进年回忆,他的爷爷曾和他的父辈说,二伯原名“秦茂赢”,是去了部队以后才改的名字。“听爷爷说,当年二伯写信的时候告诉家里人,名字好像是部队首长改的,具体为啥改就不清楚了。”秦进年说。

  秦茂英原名秦茂赢,1924年生,是盂县南娄镇东宋村人。1944年,刚满20岁的秦茂英便离开家乡,加入革命队伍南征北战。起初,秦茂英与家里还有联系,不时地寄一封家书给他的父亲,讲述自己在部队的经历,可随着战斗的深入,家书越来越少,直至1952年,秦进年的爷爷收到了那封“病故革命军人证明书”。

  秦进年回忆,当时的秦家在乡里算得上是书香门第。他的爷爷和奶奶都是医生,家中共有4个儿子,秦茂英排行老二,他和秦云年的父亲排行老三。在他爷爷和大伯口中,秦茂英是一个特别正直刚毅的人。“当时知道咱们全中国都在抗日,二伯就报名参军了,”秦进年说,“我爸曾经说过,二伯走的时候,他的妻子还怀着孕。可惜的是,二伯家的孩子4岁的时候就夭折了。”

  原本,秦家一直保留着秦茂英的家书,还有他穿着军装的照片,只是后来家中的老人相继离世,秦家的兄弟姐妹也都搬出了老宅,有关秦茂英的东西保存下来的,也只剩下那份“病故革命军人证明书”了。秦云年说,这份证明书原本在爷爷手中保管,后来爷爷去世,就留给大伯保管。后来大伯也去世了,这份证明书也就传到了大伯的儿子手中。

  西南方有着三代人的牵挂

  经年流转,盂县南娄镇东宋村的老秦家如今已无人居住。秦茂英的3个兄弟留下了17个子女,他们均已成家立业。秦云年就是秦家“年”字辈中最小的孩子。对于二伯,他几乎没有印象,所有的故事,都只是听说。秦云年回忆:“听说二伯参军后负伤了,因为当时的治疗条件十分有限,他受伤后给感染了,最后救治无效,在四川南充境内牺牲了。我们知道牺牲在哪,但具体安葬在什么地方,家里人却并不知道。”

  然而,秦家后人对秦茂英的思念和牵挂,却从来没有断过。每到清明节气和过年的时候,秦家人都会回到村里祭祖。与别家不同的是,他们每次祭祖时,都会在祖坟的空地上,朝着西南方向画一个大圈,然后在圈里面摆上祭祀品,祭奠长眠于他乡的二伯。

  “我们管这个习俗叫‘望空’。自打二伯牺牲后,从我爷爷那一辈开始就用这样的方式遥寄哀思。爷爷去世后,我父亲他们也是这样做。如今,老一辈的人里就剩下我妈还健在,但是这个习惯我们做儿女的也就传承了下来。”秦进年说。

  中国有句古话,叫落叶归根。秦进年说,他们祖孙三代都一直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找到二伯的埋骨地,把他的遗骸迁回祖坟安葬。以前通讯交通都不方便,秦家人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后来,秦进年等晚辈也商量过多次,想专程去一趟南充找一找,但是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二伯是为中国革命牺牲的,这是我们家的光荣。”秦进年说。

  “这一天,我们等了69年”

  11月2日晚,当秦进年在手机上看到关于二伯秦茂英的信息后,心情既激动又紧张。“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心里特别高兴,”秦进年说,“可又怕万一不是呢,所以也特别紧张。”为了确认信息中的“烈士秦茂英”就是自己的二伯,他连夜与远在甘肃省天水市的三哥联系,让他赶紧找到二伯的“病故革命军人证明书”进行信息比对。

  远在他乡的三哥立即找出了这份珍藏多年的证书,并拍了照片传给秦进年。对比了信息后确认,这则信息中的烈士正是自己找寻多年的亲人,秦进年激动得一晚上没有睡着。他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他的家人。他激动地说:“这一天,我们祖孙三代等了69年!父亲去世时,一直念叨着,一定要找到二伯牺牲在哪里。如今,我们终于如愿了。”

  秦云年也计划最近去一趟南充。他说:“以前不知道二伯的具体消息,限于经济等条件,大家无能为力。但是现在知道了他安葬于南充市的烈士陵园,我们商议着最近就去趟南充。二伯没有儿子,我们就是他的儿女,我们要去给二伯扫扫墓,以尽儿女之孝。” (郑晓丹)

附件下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