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 民生资讯

追寻父辈足迹 弘扬兵工精神

阳泉市政府 www.yq.gov.cn 2019-06-13 08:11 来源:阳泉晚报 放大 正常 缩小

在第六兵工厂原址合影。

第六兵工厂原址。

沈白路和沈路平在第六兵工厂原址合影。

李怀林与沈路平相拥而泣。

参观第六兵工厂原址。

看到老厂房,大家纷纷拿出相机拍照留念。

  6月9日下午,城区新建路上,一辆驶向第六兵工厂原址的大巴车上,26位花甲老人放声高歌起自己改编的《游击队之歌》:没有枪、没有炮,我们自己造……他们是太行兵工后代,从五湖四海集结,一路奔波在河北、山西兵工老区,只为——

  1   忆往昔峥嵘岁月

  为传承好、弘扬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开拓进取、无私奉献”的兵工精神,纪念八路军总部军工部成立80周年,这些老人们共同追寻父辈抗战足迹,来到特能集团晋东公司,追寻那份属于他们父辈的记忆。

  1938年,山河破碎、战火纷飞、生灵涂炭、民族危亡。在太行山上、沁水河畔,从武乡县柳沟村,到黎城县黄崖洞,为有力支援抗日前线,一群共产党人高擎马列主义圣火,以不畏艰险、坚韧不屈的革命精神,奋斗在兵工生产第一线。艰苦条件下刘贵福创新设计出八一式马步枪,体现了创新精神;不怕负伤的魏振祥等兵工人抢着做随时可能牺牲的炸弹试验,体现了奉献精神……广大太行兵工人,满怀对党的无限忠诚与热爱,在血与火的考验中,主动扛起了民族振兴的历史重任,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生动诠释着共产党员这一光辉形象。他们就是第一批太行兵工人。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特能集团晋东公司的前身也诞生于那年。当时叫做鞞山工厂,夜以继日地锻造大砍刀、试制手榴弹。老一辈太行兵工人以铮铮铁骨和坚强意志,在太行山上筑造起一道抗击日寇的红色兵工后盾。1939年6月,八路军总部成立军事工业部,接管了这个小型兵工厂,改编为八路军总部军工部柳沟兵工厂(又称柳沟铁厂)。

  1948年2月,根据华北兵工会议的决定,为统一太行区手榴弹的生产,在原第六兵工厂的化铜分厂厂址(山西省长治市天晚集街)组建晋冀鲁豫军区长治炸弹总厂(第六兵工厂),厂长为沈丁祥。

  1949年7月27日,华北兵工局在太原市新民东街召开会议,决定将晋冀鲁豫军区长治炸弹总厂以及所属分布在南乐、晋城、左权、长治的分厂全部搬迁到阳泉;将原晋察冀第三十三兵工厂和第五十五兵工厂的手榴弹分厂,改隶属于第六兵工厂,全部向阳泉集中,以此为基础组建新厂。自此,晋东兵工人在阳泉这块热土上,开始了气壮山河的二次创业历程。

  从第六兵工厂到晋东化工厂、山西北方晋东化工有限公司,再到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特能集团晋东公司,波澜壮阔的70年风雨兼程中,昔日筚路蓝缕的兵工人正在向国际一流防务集团迈进。

  2  踏故土心潮澎湃

  “这是我的第二故乡,这次是真正意义上的‘回家’。”原第六兵工厂雷管分厂副厂长张树德之子张志强,参观了第六兵工厂原址时发出这样的感慨。

  来到当年父辈生活战斗过的地方,抚摸着斑驳的墙壁,心中荡起对父辈深深的回忆。他说,从黄崖洞到阳泉,一路走来,父辈们远离亲人,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为我们的国家和军队制造武器,为抗战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沈丁祥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沈丁祥是第六兵工厂搬到阳泉后的第一任厂长,是该厂的主要创建人之一。沈丁祥及其夫人李林一育有三个子女,长子沈小林,次子沈白路,女儿沈路平。

  这次的寻访之行,沈白路和沈路平都来到了阳泉。

  从三兄妹的名字中,便可体会老兵工人的不易。沈小林是在山西黎城黄崖洞山林里出生的,所以叫“小林”。沈白路出生在阳泉,当时的条件比在黄崖洞的山林里要好很多,可以在白天外出走路了,所以叫“白路”。沈路平出生时父母已被调到长治兵工厂,条件更好一些,所以起名叫“路平”。

  谈起与阳泉的不解之缘,沈白路说,听父母讲过,出生那年战情紧张,前方急需要大量弹药,兵工生产任务十分繁重。沈丁祥夫妻二人无暇照顾孩子,将刚出生的沈白路送到了老乡家寄养。遗憾的是,对军队来说,保密工作历来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沈白路究竟寄养在哪位老乡家中已经成为一个谜。一别60多年,沈白路再次踏足“故乡”,感慨颇深。他希望能用实际行动重新激起人们对这段历史的回忆,把父辈们的光辉业绩和兵工精神在阳泉继续传承下去。

  座谈会上,原第六兵工厂四分厂老兵工李元印之子李怀林,讲述了1982年沈丁祥夫妇回阳泉参与修订厂史时的情景,并分享了自己与沈丁祥夫妇在一起的难忘瞬间。这些勾起了沈路平对父母的回忆,二人相拥而泣”。

  3  永传扬兵工精神

  是什么令一群年过花甲的老者,不顾疲劳、热情高涨地一路奔波?

  “是信仰。”沈路平一语中的。他认为,重走太行兵工老区,让他们找到了父辈的信仰之根,兵工历史永远不应被忘记,而兵工精神更值得流传下去。

  张志强对“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感触颇深。他读过许多资料,也听其他兵工后人讲起过一些故事,“山沟子里生活苦”“吃不上菜,一兜子土豆能吃一个月”“上下班都在夜里,黑咕隆咚”……但他从未听父母提起过当时的艰苦生活,只是感叹现在生活美好。张志强认为,父辈践行的便是太行兵工精神,不管是自然条件还是对敌斗争中的艰难困苦,都要不畏艰险、想尽办法去战胜。

  黄崖洞老军工冯玉斌、韩金花之子冯钟声在阳泉居住,得知此次活动后,专程赶来见见父辈战友的后人。寥寥几句话便引起兵工后代的强烈反响。他们从小生活在革命传统的教育之中,听着兵工的故事长大。他们彼此并不相识,但一报父辈的名字,就立即有了熟悉之感,很快就能以父辈们共同战斗和交往的线索为话题,变成无话不谈的老朋友。用冯钟声的话来说,“是兵工精神、是红色基因将我们联系在一起”。

  晋东公司总经理潘会平和这些追寻父辈足迹的太行兵工后代进行了座谈。他说,老一辈太行兵工人共怀抗击敌寇、解放劳苦大众、建设新中国的初心,从武乡柳沟村到黎城黄崖洞,从长治、左权到太原、阳泉,从三晋大地到全国各地,不畏艰险、无私奉献,把青春热血和毕生精力献给人民兵工事业。他们的功绩不可磨灭,他们的精神值得学习、必须发扬广大。我们新时代兵工人将弘扬传承太行兵工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履行好强军首责,为建设一流军队、建设强大国防努力奋斗。  郑铭经 杨虎林文/图

附件下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