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 民生资讯

重踏“故土”忆青春 再叙往昔话情怀(一)

■ 梁 隽文/图

阳泉市政府 www.yq.gov.cn 2019-05-16 08:19 来源:阳泉晚报 放大 正常 缩小

 

 

 

 

 

 

  20世纪60年代初,为支援部分省市的产煤区抢运存煤,以及增加上海的煤炭调入量,上海市交通运输局在所属运输企业中抽调大批人员、车辆和设备,分赴山西、山东、河南等地,承担当地的运煤任务。其中驻阳泉市白羊墅煤矿的402汽车大队,自1960年7月起,到1985年12月止,驻点运输服务长达25年。一拨又一拨的上海车辆和工人师傅来到402车队,与驻地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如今,三四十年过去了,上海师傅们始终没有忘记曾经驻地的乡亲们。5月9日、5月10日,上海30余名原402车队的师傅们陆续抵达阳泉,大家相约再去看看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再与阳泉朋友叙叙往昔情怀。

  走,我们一起回“家”去

  近几年,原上海402车队中的许多老同志,退休之后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不少人曾陆陆续续,或独自一人,或三两结伴来过阳泉。他们中很多人有这样的情愫,那就是把这处存有青春年少时美好记忆的地方——阳泉,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

  今年初,原402车队的师傅们建立了一个微信群。大家时不时地会在群里聊天,除了彼此问候,分享近况,更多的是忆往昔、聊过去。

  现供职于阳泉市应急管理局的张文平,是白羊墅煤矿的职工子弟,他的姐姐曾是白羊墅煤矿的职工,当年嫁给了402车队的一名驾驶员,后来定居上海。因着这样的关系,张文平对402车队的感情很深。听说原车队旧址因发展需要即将被拆除,他特意跑了很多地方,精心拍摄编辑了视频,发在车队群里。看到视频的老师傅们一时间感慨万千。

  “我去年一个人来阳泉时,白羊墅煤矿原先的那个礼堂还没有拆呢。”此次402车队“回乡省亲之旅”的领队陈晓震说,“当年这个礼堂建设得很好,在我们心目中仅次于东风剧场。大家在礼堂里看电影,进行娱乐活动,现在想来都记忆深刻。如今礼堂的顶已经被拆除了,只剩了四堵围墙。这一拆,意味着其他的建筑也会被拆。这曾是我们工作生活过的地方,承载了我们的青春,留存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大家都十分留恋。”

  与陈晓震有同样心情的车队师傅们有很多,看了视频后,许多人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于是大家一拍即合,自愿自发组团来到阳泉,想要再来看看抛洒过青春和汗水的地方,多拍些影像,多留存一些记忆。

  此行成团的原402车队师傅大约有31人,年龄多在六十岁左右。商定好要回阳泉车队旧址看看后,大家便开始积极地张罗准备,安排行程。许多老师傅让儿子、女儿帮忙在网上购票。有的师傅为了能加入微信群更紧密地与大家交流,专门买了智能手机,申请了微信号。也有一部分老师傅因为年事已高或是身体原因,遗憾未能同行。

  在到达阳泉的前一个晚上,一行人难掩激动之情。对当年事、当年情的回忆使得大家兴奋得睡不着,在火车的卧铺车厢里聊个不停,以至于隔壁卧铺的其他旅客提出了抗议。

  “我们忍不住啊,太高兴了,都是一把年纪的人啦,精神好得不得了。刚参加工作时,大家都年轻,我们来到这里,感情是不一样的。这里就是我们的第二故乡,故乡的人都是我们的亲人,这次回来,怎么能不激动呢?”陈晓震说。

  看,曾经工作生活的地方

  5月10日下午,在充分休息之后,原402车队的师傅们在下榻的酒店里进行了一个简短的座谈会。车队各驻点所在矿(村),以及部分热心市民得知消息后,特地赶来看望、交流。

  随后,大家来到了瀑里村——他们工作生活过的地方。

  “我们以前就是从这里下车,沿着这小路回宿舍的。你看,墙上的标语都是我写的呢。三十多年了,这标语的颜色还很鲜艳嘛,当时的油漆质量就是好啊。”原402车队调度陈晓震难掩兴奋。虽然去年他就曾一个人回过村里,还拜访了旧友,但这次和大家一起回来,感觉不一样。先前许多师傅也只是在群里看到视频和照片,如今回来,都很激动。

  在402车队撤点之后,车队成员曾经住过的房舍还曾有一段时间居住过其他村民。再后来,此处便闲置下来。房子因为年久失修,常年无人居住,屋里屋外都长满了杂草,旧物凌乱。即便如此,车队师傅们还是难掩欣喜,大家纷纷寻着自己曾经的住处,讲着以前的事情。

  “这是我曾经住过的那个屋子。”原车队司机师傅杨鸿根指着第一排房第二个屋子说,“以前每个宿舍一般住两到四个人,第一排房子是司机们住的,我和武定国一个屋。来来来,照个相。”说话间,他们站在以前的宿舍门前合影留念。

  “我很喜欢阳泉,北方人性格豪爽热情。我第一次工作一年回去后,后来还又申请来过两次呢。我学会了阳泉话,直到现在也会说。”武定国颇为自豪地说。

  穿过两排宿舍,是一条通往食堂和礼堂的小路。大家纷纷表示,这条路天天走,闭着眼睛都不会摔倒。

  “我们和村里人的关系很好。大家都很照顾我们,逢年过节,给我们送水、送鸡、送猪,很感动。村民们平时也来我们宿舍看电视,当时黑白电视是从上海带来的。大家在一起互相帮助,很融洽。”陈晓震回忆。

  听,两地老师傅互诉情怀

  “我们刚来的时候,大多是二十出头,大家同吃、同住、同劳动,对这里的感情很真挚。下一代人大概已经不很理解我们的心情了。我们曾经在这里居住过,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有我们的汗水和亲情凝结。”一位上海的老师傅说。

  据悉,当时上海402车队在阳泉有三个驻点,但是生活上更多的是在瀑里。瀑里村的刘大夫,是车队师傅们常提起的一个人。当年大家从上海初到阳泉,难免水土不服,身体不适,刘大夫就曾给予他们许多帮助。此次重访故地,刘大夫赶来和从前的老朋友们见面相聚,也很开心。“当年人们的感情很朴素,车队师傅的到来也给本地人带来很多积极的影响和帮助,大家互相之间感情很深。以前车队在这里住,有时候半夜村民们生病、生孩子,只要去车队住的地方敲敲窗户,他们经过调度,都会热心积极地送村民去医院,从不推辞。”

  在402车队师傅和所驻地村民的记忆中,彼此的相处愉快又温情。“咱们这儿有肉、有鸡什么的,但是上海师傅们会做菜,他们做的丸子很好吃。许多村民也会到他们的食堂去买或拿东西换。他们也常带些生活用品之类的回来,很受欢迎。”一位瀑里村村民说。

  在阳泉驻点的日子里,先后有6位原上海402车队成员与本地人结婚成家。此次重返故地,有几位车队师傅尝试着打听几十年前在阳泉工作时认识的老朋友,他们要找的人有的因多年失去联系没有见到,有的已经故去,颇为遗憾。

  周立勋曾是402车队的一名驾驶员,因与本地人结婚而选择留在了瀑里村,但遗憾的是,他在四十多岁时就因病早早去世了。老同事们记挂他,专门准备了花篮,在回到瀑里村时,去村里的公墓对他进行祭拜。

  在随后的行程中,原上海402车队的师傅们先后去往小河村、西锁簧村、乱流村、白羊墅煤矿等曾留下自己工作生活印记的地方探访。每天晚上回到酒店,大家都会很热闹地在群里分享当天的照片和所见所闻。三天的重访时间里,车队师傅们了却了多年来的思念情结。“有生之年,赶在驻地旧址消失之前能再回来走一走、看一看,很开心。这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岁月,是我们曾经工作、生活、奋斗过的地方,大家也早已将阳泉当成是第二故乡,这里始终是心里的一份牵挂,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回家看看。”一位车队师傅说。

附件下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