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 民生资讯

重踏“故土”忆青春 再叙往昔话情怀(二)

阳泉市政府 www.yq.gov.cn 2019-05-16 08:13 来源:阳泉晚报 放大 正常 缩小

  故地重游,一别竟已三十多载。岁月更迭,深厚情谊依然不变。几回回,梦里回阳泉。

  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是我魂牵梦萦的所在。再次踏上这片故土,话起过去难忘的岁月。相聚日短,故友情长。阳泉啊,你就是我的第二故乡!

武定国:能说一口阳泉方言的上海“小伙”

 

 

  阔别阳泉近40年,69岁的武定国如今依然能说一口流利的阳泉话。白羊墅、瀑里、化工厂、南山公园、电影院、汉河沟……这些阳泉人耳熟能详的地名,他也能准确地指出方位。

 

 

  如果不特意说明,谁都不会想到,武定国其实是一位上海人,祖上从爷爷辈起就迁到上海,他在上海出生长大。

  5月9日,在上海开往阳泉的列车上,13个小时的车程,武定国激动得一宿没睡。在火车的“哐当”声中,随着两个城市距离的缩短,他似乎跨过岁月,回到了青春时期。

  “我在阳泉前前后后总共待了四年,很喜欢这里。”故地重游,武定国特意用阳泉方言开头,说起了自己与阳泉的渊源。

  20世纪60年代初,为了支援我市抢运存煤和增加上海的煤炭调入量,确保上海工农业生产需要,上海市402汽车运输大队来到我市,驻扎在义井镇白羊墅煤矿内,驻点运输服务长达25年,累计运输调沪煤炭数百万吨。与此同时,原上海402车队也为我市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力及生产技术,特别是老百姓日常所需的各类生活用品和现代时尚的生活方式。

  那些年间,一拨又一拨的上海师傅来到阳泉,又离开阳泉,在当地留下了青春和汗水,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与友谊。

  1973年,时年23岁的武定国背起行囊,跟随前辈的脚步来到阳泉,成为原上海402车队的一名驾驶员。那是他第一次来到山西。群山环绕的小山村没有让这个来自繁华都市的年轻人退缩,反而勾起了他无穷的好奇心。热情、好客、直爽的阳泉人让他心生喜爱,毫不费力就融入了当地生活。

  上海汽车运输公司采取一年一轮换的制度。短短一年很快过去,武定国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阳泉。回到上海不过一年时间,他就主动跟公司申请再次来到阳泉。

  后来,到了适婚年龄的武定国1978年在上海结婚后,1979年又一次回到阳泉,这次一待就是两年,直到1981年才离开。

  此后,忙于家庭和工作的武定国未能再来阳泉。1985年年底,原上海402车队全部撤出阳泉,武定国只能把对阳泉的思念藏在心底。

  岁月更迭,青春小伙年届古稀,依然不改深厚情谊。上个月,原上海402车队部分师傅相约再回阳泉,得知这个消息的武定国向往不已。

  可是,武定国年事已高,家中还有身患疾病的妻子。就在他犹豫不定之际,在阳泉期间结识的一位朋友给他发去了邀请视频。看到视频后,武定国非常感动,并且坚定了决心:一定要克服一切困难回阳泉看看。

  临行前一天,武定国特意买了一部新手机,还让女儿手把手教会他使用微信,他希望将这次行程记录下来,留住美好的回忆。

  时隔38年,承载着四年青春的小山村依稀还留有记忆中的模样,但是看到杂草丛生的宿舍,塌陷了房顶的礼堂时,武定国还是唏嘘不已。“以前这里是宿舍,这是澡堂,听说要拆了,很舍不得。”武定国感慨道,不过,看到阳泉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又很是欣慰。

  5月15日下午1点多,武定国返回了上海,一下火车就在微信群发了张照片向伙伴们报了个平安。微信群是为了此次上海师傅们回阳泉的行程专程组建的,名字叫做“志同道合故乡行”,武定国的微信头像是一张老照片,年轻的他站在阳泉的山头上,面带微笑。

张爱林:代表爱人回到家乡的阳泉“姑娘”

 

 

  人群中的张爱林,说着一口轻而柔和的上海话。在此次返回阳泉的上海师傅中,穿一件红衣的她显得尤为特殊。

  如果说,原上海402车队的师傅们来阳泉是故地重游,57岁的张爱林则是真真切切地回娘家。她是一位地地道道的阳泉人,生于斯、长于斯。只不过,她还有一重身份——原上海402车队的职工家属。

  “哈哈,我其实是阳泉人。”张爱林一开口,熟悉的乡音就钻入耳中。

  原上海402车队驻扎阳泉期间,来的多是风华正茂的年轻小伙儿,当地也有很多云英未嫁的俊俏姑娘。时间久了,日久生情,也曾传出一段段佳话。有为了阳泉姑娘留在本地的上海小伙儿,也有跟着车队师傅到上海安家的阳泉女孩儿。张爱林就是其中之一。

  张爱林是白羊墅煤矿的子弟,18岁就到了矿上工作。22岁那年,她认识了从上海来的陈章龙。彼时,他是车队驾驶员,她是煤矿的放煤工,天天都要打交道。一来二去,两个年轻人就心生爱慕,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可是,郎才女貌的恋情从开始就遭到了双方家人的反对。张爱林是家中的长女,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二。在那个交通和通信都不发达的年代,上海对于老一辈的阳泉人来说无疑是个遥远的地方,心疼女儿的父母怕她远嫁吃苦受罪。陈章龙的家人也担心儿子娶个外地媳妇,如果解决不了户口问题将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可是,来自家庭的阻力阻挡不了张爱林和陈章龙在一起的决心,经过努力,两个人于1984年在上海举行了婚礼。

  婚后第二年,原上海402车队撤销阳泉站点,陈章龙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返回上海。张爱林则因为怀孕和户口问题,留在了阳泉,恩爱夫妻被分隔两地。

  就在张爱林和爱人为户口问题烦恼的同时,另一对有情人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车队的驾驶员周立勋也结识了一位阳泉姑娘,几经考虑之下决定放弃上海户口留在阳泉。因此他和张爱林进行了交换,1987年张爱林顺利迁户上海,与爱人团聚,周立勋也欢欢喜喜地在阳泉安家落户。两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看,张爱林的上海话就说得很好。”饭桌上,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我在结婚前就学会了说上海话。”张爱林笑着回道。

  定居上海后,张爱林没有选择留在爱人所在的上海汽车运输公司,而是去了食品厂,成为一名蔬菜销售员,每天早上4点就要起床。“那个年代新鲜蔬菜很短缺,尤其在冬天。我在食品厂工作虽然辛苦,但我们家一年四季都能吃上新鲜蔬菜,很好的。”张爱林说。

  阳泉距离上海1200多公里,那时候坐火车要20多个小时,而且需要在山东转车。初到上海时,工作繁忙的张爱林四年才有一次探亲假,远离家乡和亲人的她只好把思念偷偷藏于心里,直到退休后才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回家看看。

  2012年,陈章龙因病去世,关于402车队的记忆并没有随着他的离开而消亡,张爱林一直替他保存着这份记忆,还曾带着儿子、媳妇和孙子回到瀑里村,指给孩子们看父亲工作生活过的地方。

  “所以说,我这次是代表我的爱人回来的。如果他还在的话,一定也会回来看看。”张爱林说。

附件下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