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 部门工作

改革开放大潮中 看阳煤人身边的欣喜变化

阳泉市政府 www.yq.gov.cn 2019-01-12 07:38 来源:阳泉日报 放大 正常 缩小

  40年弹指一挥间。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潮,犹如长江之水,滚滚东流。作为大型国有煤炭企业,阳煤集团抓住历史机遇,不忘初心,牢记历史,锐意进取,拼搏奋斗,不断做大做强。阳煤广大职工的工作、生活也在发生令人欣喜的变化,言语间流露出的那份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让我们深深体会到,阳煤人坚如磐石的信心,只争朝夕的劲头,坚忍不拔的毅力,担当作为、勇于奉献、艰苦奋斗的精神。

  住 房

  从“一卷铺盖”

  到“三套楼房”

 

  2018年正月的一天,我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品着茶水、嗑着瓜子,看着半面墙大的液晶电视。6岁的小孙女一会儿拽拽我的胡子、一会儿抠抠我的耳朵,说:“爷爷穿着我妈妈给买的新衣服、大妈给买的黑皮靴子,真漂亮!”

  孙女的一席话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

  一卷铺盖

  1974年,阳泉煤矿到长治招工,我被录用了,娘高兴地逢人便告:“我儿子要当工人了。”我真的要走了,娘却沉默了。我上路的前一天,娘把哥哥叫到她身边,眼里噙着泪:“孩子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下窑了,连件像样的衣裳和铺盖都没有。”哥哥瞧瞧娘,又瞧瞧我,流着眼泪把穿在身的那件完婚的新衣服脱给我,又将新的被、褥、枕头……递给娘,娘拿来一块白布包好,我背着娘包好的一卷铺盖来到了四矿。

  三人一家

  初到四矿,我们三十多名新工人住的是大通铺,一人挨着一人睡。两个月后,新工人正式分配,我和一起来矿上的吴来泉分配在了一坑采煤五连(当时矿上是部队建制),和老工人王保堂同住一屋。屋子不大,雪白的墙壁,水泥地面干净整洁,亮堂堂的,挺好。师傅说:“往后咱们同住一屋,就是一家人了。”  

  1976年腊月,我和来泉回家探亲,前后脚都结了婚。来泉返矿时,把媳妇带到了矿上。我和师傅腾出屋子给小两口住,八九个月媳妇也不走,我和师傅天天窜房檐。有天深夜两点多钟,我借住工友的床,人家带着妻子来了。我穿衣腾床,在大街上转悠,一直到天亮,窝着一肚子气来到宿舍,对来泉说:“临时户,长期住,媳妇挺起了老大肚,该挪挪窝了。”来泉听了不高兴。两人争得面红耳赤。师傅来了说:“咱一家人咋能说两家话……”

  秋后,来泉陪妻子回老家。我和师傅刚搬进宿舍没几天,我妻子又来了,哪里住?我犯难了。师傅披起大衣笑呵呵地说:“小程,我和你到车站接媳妇。”接到妻子,师傅说:“你们回吧,甭管我。”第二天我才知道,师傅是躺在候车室椅子上睡的。妻子在矿上住了一个月,师傅晚上就睡在车站。

  没“家”的日子太难了。师徒仨商量着,自己动手,在集体宿舍后垒了间小屋,家属来矿时方便了许多。但两地生活,终究是个问题。

  家人团聚

  1986年,矿上按政策给井下职工家属农转非迁移户口。我把妻子、孩子户口迁到了矿上。1996年,矿上又给我分了一套64平方米的楼房,房价9500元,我有了自己真正的家 。

  一家四口人团聚了,按理说,是件高兴的事儿,然而一家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两个孩子上学,四口人吃着商品粮……全家人的生活担子都压在我一个人的身上,每月挣的600多块钱,全要花光。

  妻子见我整日操劳,人瘦了,就说:“政策不养闲人。”她要做买卖。我默许了。妻子每天五更起床,打理好家事,自己骑自行车去市场批发蔬菜,沿街叫卖,补贴家用。

  挣双份钱

  2002年,四矿破产,我提前退休。恰时,阳煤集团新元公司招聘井下瓦检员、放炮员,我被返聘。

  新元公司是新建矿,矿上通风部门的工人多数是技校分配来的新人,孩子们没下过井,接风筒用铁丝串,把井下回风顺槽巷道的风筒扎的都是窟窿。我们这些返聘的老工人到矿后,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边干边给年轻人讲解正确的方法,逐渐带出了一批能干活的“好娃娃”。

  我在新元公司整整干了11年。我每月的退休金950元,政府连年增资已达3200元,打工加退休金一人挣得两份钱,企业政策好,市场形势好,我的小日子也越过越红火。

  喜事连连

  十多年间,家里存了120多万元。生活富裕了,孩子们也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2010年,我们在居馨花园买了一套九十八平方米的两室两厅新房子,给二儿子成了家。2017年,读博士的大儿子也有了对象。亲家在太原给孩子买了婚房,付了首付,我把尾款补上。两个儿子都有了自己的“小窝”。

  如今,我总想:四十年前我背着一卷铺盖来到阳泉矿务局,四十年后不仅有了三套楼房,还有了博士的儿子,本科的儿媳。二儿子也拿到了大专文凭,二儿媳也是中专文化。一家子都是文化人!

  我乐啊!衷心地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习近平总书记的好领导,同样感谢养育我一家人的好企业——阳煤集团。我虽说退休了,身体还挺壮实,在阳煤升华离退休中心第一党支部第五党小组任组长,尽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

  (升华分公司离退休职工 程小珍)

  交 通

  父亲的回乡变奏曲

 

  1977年,父亲从五台县老家招工来到阳泉,成为阳泉矿务局的一名普通矿工。1978年,父亲结婚成家,随后,我和妹妹相继出生。从此以后,阳泉到五台县这段路程,就成了父亲的“回乡之路”。

  从阳泉到五台县,只有一山之隔,但在那时候,可真算的上一段漫长的旅程。每天只有一趟车,早上8点从阳泉汽车站出发。当时公交车非常少,父亲每次回家,都是天不亮就从宿舍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出发,摸黑徒步近一个小时到汽车站,为的是买一个座票。尤其是到了春节期间,回乡之旅总是人山人海。车上没有空调,夏天还好,能开窗户,冬天可就难过了,五台县的冬天经常是零下二十几度,车里冷得和冰窖一样。

  汽车从阳泉出发,盂县牛道岭的盘山公路是必经之路,那可真是一座抬头把帽子掉下来也看不到山顶的高峰。汽车像一头疲惫不堪的“老牛”,“吭吭”地在盘山公路上一点一点地向上挪动,从山脚爬到山顶怎么也得一个多小时,然后再从山顶一头扎下去,才算是到了五台县境内。一旦遇上突发情况,比如堵车、汽车抛锚,往往是晚上八点都进不了家门。那时候,父亲回乡以及我们来阳泉探望父亲可真是长途跋涉、翻山越岭,我们全家都对此无比重视,头疼不已。

  大约到了1995年左右,214省道修成,成为一条回五台县较为平坦的路。阳泉到五台县的班车实现了当日往返,班车也由每日一趟变成了上下午各一趟,我们可以不用早起,车也没有那么拥挤了。从那以后,父亲再带我们回乡过年就更能感受到回家的快乐,而不再是乘车的苦恼了。

  2000年左右,往返阳泉五台的班车大换了样!从以前那个老式的“牛车”换成了崭新的空调车,回家再也不用受热挨冻了。再后来,手机逐渐普及,每次回家,父亲总是提前给司机打个电话预约一下,约好时间在路边等就可以,不用早早去汽车站排队买票了。

  2008年,父亲退休了。阳五高速也在这一年开始修建。新闻一出,父亲天天关心修到什么进度、什么时候能通车、哪里遇到了困难……“阳五高速一通车,咱们回老家可就快了!”这成了父亲的口头禅。然而修建的过程并不顺利,一座座大山成为阳五高速的“拦路虎”。

  2016年6月25日,阳五高速全线贯通。消息一出,父亲马上要求开车回老家一趟,体验一下乘车的便利。从阳泉至五台县,双向四车道,九千米的超长隧道,一座座特大桥,真是让“天堑变通途”。一个半小时,感觉瞬间即至,刚在车上说了会儿话的工夫就到家了。父亲高兴得合不住嘴,一个劲儿地说:“真快呀,真好呀!”

  8小时、5个半小时、3小时、1个半小时,盘山路、低速路、高速路,“老牛”车、空调车、私家车,父亲40年间回乡之旅的变化,就像一滴水,折射出改革开放40年来的沧桑巨变。

  (华越公司 王志鸿)

  生 活

  老中幼三代比童年

 

  (一)

  改革开放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我是上世纪60年代初期出生的。

  我们出生的那个年代虽然没有吃香的喝辣的,但也是生活在父辈的呵护下,还有相亲相爱的兄弟姐妹。

  我们的童年很快乐,女孩子踢毽子、跳房子,男孩子滚铁环、摔泥巴、扇牌、弹玻璃球,不花钱一样玩得高兴。玉米面压饼就是我们最好的零食,哥哥姐姐替换下来没有补丁的衣服就是最好的新衣。那会儿我们出行,近处靠的是“大飞鸽”自行车,到现在还清晰记得坐在爸爸自行车大梁上悠闲荡着双腿的情景;远行靠的是简陋的绿皮火车,上面有燃煤的锅炉、贴着海绵的木板座椅,还有不停摇头的老式电风扇。

  (二)

  岁月匆匆,现在我们的下一辈,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孩子,大多数已经为人父母。人们习惯对“80后”的评价是:“生在蜜罐里,长在熔炉中,活在战场上。”时间真是霸道又不留情面,悄无声息地带走了“80后”最想留住的青春。

  改革开放初期出生的“80后”吃过粮本买的大米,也喝过最早一批的碳酸饮料;开学的时候,总会和我们一起,用牛皮纸或过期的挂历给新书包个“外衣”;闲暇的时候,会把歌词整整齐齐地抄在作业本上,也会把喜欢的明星海报贴满自己房间的墙壁;寒冷的冬天,被窝里总有花花绿绿的暖水袋,虽然灌满水之后会有浓浓的橡胶味,但却带来了心安的温暖。

  “80后”小时候,最爱的游戏是跳皮筋,“小汽车,滴滴滴,马兰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还记得当时跳过的最高高度吗?“80后”,见证了祖国交通的迅猛发展,坐过“哐哧哐哧”、慢慢悠悠的绿皮车,也坐过时速300多迈的高铁,更有甚者直接就是“空中飞人”,天天坐着飞机穿梭在大大小小的城市;见证了通信设备是怎样从座机、bb机、大哥大一步一步发展到现在的智能手机的,也见证了互联网从无到有,以及是怎样靠电话拨号上网到现在wifi遍布城市每个角落的……总之,见证了祖国的强大,见证了中华民族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

  (三)

  我的孙子,典型的“10后”少年,是个名副其实的快乐宝宝。他们出生在太平盛世、小康社会,经历的是科技飞速发展和物质文化资源极大丰富的时代。我们过年过节才能购置的新衣,是他们日常生活的常态,穿衣打扮更讲求个性和多变;食,已经不单单是生活的温饱品,渐渐地变成了一门艺术、一门文化。

  更重要的是,伴随着物质水平的提高、交通的便利,人们的教育观念也发生了转变,认知世界的渠道和方式开始多样化起来。孩子年纪虽小,但见识可不小。丰富的课外读物、先进的科学知识、超前的现代化教育、四通八达的网络、定期的旅行……他们小小年纪,便已饱览过祖国的大好河山、了解过各地的风土人情,每天都能知道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新鲜趣事儿。见过世面的他们,思想更活跃,思维更开阔,语言组织与沟通能力更强,身体也更健康。

  40年,人生于不惑,国家见枯荣;40年,物换星移,岁月如歌;40年,可以让蹒跚学步的幼儿成长为国之栋梁。从贫瘠到富裕,从禁锢到自由,从弱小到强大,从跟着别人学习到走在世界前列。40年,一部用伟大成就串联起来的改革开放史,无不让每一个华夏儿女为之骄傲!为之赞叹!

  (华鼎公司 张新卯)

  生 产

  矿山的美丽蜕变

 

  40年的时代变迁,40年的岁月更迭,我与父亲亲眼见证了阳煤不断发展壮大、职工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居住环境逐年改善、生产设备与工艺逐步科学化、先进化。

  科技之美

  父亲回忆,上世纪80年代初,刚参加工作那会儿,他们所用的生产设备全部为普通的车、洗、刨、钻、锉、磨机床,氧切割和焊接加工及钳工作业全部为手工操作,厂房的起重行车仅有5t、10t级别,职工们冬季取暖全靠自己用废旧油桶改造的火炉。如今,随着企业规模的发展壮大,先进技术推广应用,原来的小作坊型车间改造成了大吨位厂房,起重行车换成了25t、35t级别,所用的生产车床全部更新成了高效智能的数控车床。现在,车间的采暖也更换成了热风炉,职工切实享受到了科技时代进步所带来的实惠和福利。

  优居之美

  我的父母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结婚的,他们的婚房是仅有9平米的集体公房,月收入40余元。上世纪90年代初,正值我上幼儿园,全家搬到了由四户人家挤住在一起的房子,每户人一间屋子,共用厨房和厕所。那时的父母,月收入已经突破过百元。现如今,我们住在了百余平方米的三室两厅大房子,父母的月平均收入在5000余元。

  改革发展的成果是有目共睹的,就以我们家的改变来看,生活质量不断提高,各种现代化智能家电应有尽有。

  作为第二代阳煤人,我已从父辈手中接过了接力棒。那么,我所经历的又是些什么呢?

  改革之美

  2011年8月,我毕业后,回到了阳煤,被分配到了一矿维运工区供电队(如今的一矿机电工区供电队),成为了一名外线电工。

  一矿是一个有60多年发展历史的老矿井,由最初的人工炮掘开采,到现在的自动化设备综采;由手挥镐锹的拓荒者,到现在操作智能化采煤机的技术工人;由最初11万吨的小煤矿,到如今的千万吨矿井。历经了几代人的智慧,引进先进技术装备,优化生产流程,提升员工素质,煤炭产量大幅度提升,人居环境全面改善,全矿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2012年,一矿综合楼拔地而起,焕然一新的任务楼停车场建成,大大缓解了职工上班停车难、道路拥堵的问题。2013年,一矿里沙沟至坑口停车场路段的向阳隧道建成通车,解决了沙沟一万多名职工、家属几十年来出行难的问题。同时,一矿顺应民声民意,投资建成矿交车停车场调度室、候车厅、洗手间,为职工创造了良好的出行条件。

  2015年,我所在的供电队北头嘴降压站,作为集团公司推广巡检机器人的试点单位,率先引入变电站高科技智能巡检机器人。2015到2016年期间,一矿对各类监测监控系统升级,统一集成到调控平台,实现了地面各降配电室、风机房和井下各主要配电室、皮带等远程集中监控。

  改革开放40年,一矿逐步向着智能化、数字化、信息化、科技化的现代化矿井迈进,变化之大,为之自豪与骄傲。

  改革发展之路还在继续,企业的转型发展之路正在进行。作为新一代阳煤人,我们仍需继承父辈的优良传统,为矿山打造成现代化企业而奋力拼搏。

  (一矿 石文琪)

  本版稿件和图片由阳煤集团宣传部提供

附件下载

相关推荐